2013年4月20日 星期六

美財長Jack Lew演說 分析美歐中日金融情勢


[華府第一線 – Apr. 20, 2013] 

本文原載於「洞見」華府追蹤專欄

美國財長Jack Lew四月十七日於SAIS演講,針對國際經濟情勢發表看法。(圖:荊柏鈞)

今年二月剛上任的美國第七十六任財政部長雅各「傑克」盧 (Jacob “Jack” Lew) 四月十七日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研究學院發表演說,主題為「全球經濟形勢」(State of the Global Economy)。盧在世界銀行(World Bank)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財長暨央行總裁華府春季會議前夕演講,除了為歐巴馬政府闡釋各項刺激國內經濟成長的政策,也陳述了美國對於各大經濟體如歐盟、中國、以及日本近期金融政策的立場與期待。盧希望透過這次會議,能夠在四大目標上與各國達成共識,包括追求更高的全球經濟成長、永續發展、具有韌性的全球金融系統、以及更完善的全球貿易與國際發展機制。

2014預算提案 兼顧減赤與經濟發展

盧強調美國經濟正處於復甦的初步階段,特別是房地產、製造業、以及能源產業上皆有明顯的回春跡象,連帶使得連續十四季出現經濟正成長,並且在過去三十七個月裡創造了六百五十萬個就業機會。盧認為美國應趁勢繼續投資於基礎建設、境內能源開發、以及教育和研發部門,才能讓美國永續發展。這也是為什麼歐巴馬政府在四月十號提出的2014年度預算案中,仍編列大筆預算於上述項目。

面對國會要求的減赤壓力,盧表示預算案內已包含未來十年減赤1.8兆美元的計畫,加上2011年以來的2.5兆減赤預算案,歐巴馬兩任期內減赤將達4.3兆美元,顯示歐巴馬政府兼顧經濟發展與對抗政府財政赤字的決心。這1.8兆中運用「二比一的原則」,1.2兆為政府支出的刪減,剩下0.6兆則由增稅填補。一旦國會通過2014預算案,政府將刪減2000億的軍事與非軍事支出、4000億的醫療保險(Medicare)、以及6000億的非醫療項目,例如農業補貼與失業救濟。稅收部分將主要透過富人稅(巴菲特稅)以及減少項目扣減額(itemized deduction)來達成0.6兆的稅收。盧相信這項預算提案能夠在維持經濟成長動能的前提下,達到減赤的目標,平衡美國財政狀態。

籲歐洲調整撙節政策

2007-08年金融危機以及2009年歐債危機以來,歐盟地區經濟持續低迷,連續的 GDP負成長與高居不下的失業率為全球經濟埋下多重風險因子-而這個現象並沒有因為各國的撙節政策 (austerity)獲得顯著改善。盧因此認為歐洲政府需要調整其以撙節為優先的財政措施,並且找出舉債與經濟發展的平衡點。他同意歐洲需找回財政健康,但不同意步調過快的撙節,因為這會大幅減少歐洲各國的國內消費需求,進一步影響全球的消費需求與經濟成長。另外,盧也呼籲歐洲各國儘快研商出一套歐盟金融監督與危機處理的機制,以避免今年賽普勒斯(Cyprus)因國債降等而導致銀行關閉與造成擠兌危機的現象再度發生。

中國應加速匯率市場機制化

中國人民幣匯率議題一直是美國財政關注的焦點。從上任財長蓋特納 (Timothy Geithner)不斷呼籲北京加快人民幣升值速度,到2012總統選戰期間羅姆尼與歐巴馬陣營對於是否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Currency Manipulator)的激烈辯論,過程中可以明顯看出人民幣匯率對中美關係以及全球經濟的重要性。面對人民幣,盧在他的演講中也提出他的看法,他肯定北京去年將人民幣對美元的波動幅度從0.5%提升到1%,也支持中國持續在匯率制度上往市場機制做改革,但他也同時觀察到近一個月來人民幣提高升值彈性的步調還是偏慢,因此呼籲中國能夠加快改革。

盧認為中國的金融改革勢在必行,而且已經發生。例如他一再強調的消費需求來說,中國的經濟成長需求結構正在改變。觀察中國近五年的經常帳數字,從2007GDP10.1%,降到去年的2.3%,是盧樂見的數據。不過,在商業與國家安全議題上,盧批判中國駭客一連串竊取美國商業機密文件的行為,並呼籲兩國應該共同打擊網路犯罪。


理解日本寬鬆貨幣政策 樂見其入 TPP談判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二度上台後,採用「安倍經濟學」一連串激進的貨幣寬鬆政策來對抗長期的通貨緊縮,並設定2%的通膨目標。這些金融政策引發世界各經濟體的關注 - 各國政商人士都在討論日本的政策是否屬於「惡性競貶」,危害全球貿易體系。盧開宗明義即反對「以鄰為壑(Beggar Thy Neighbor)的貨幣政策,強調世界各國都不應該以貨幣貶值來達到增加出口的目的。但他不認為日本的寬鬆貨幣政策屬於惡性競貶,並引述今年二月初G7集團於莫斯科達成的共識,也就是認為日本是運用「國內的工具」(domestic instruments)來達成刺激國內需求與經濟成長的目的,並非刻意利用匯率的操作來追求國內政策目標。而今日四月十九號日本財長麻生太郎 (Taro Aso)也剛在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 (CSIS)智庫發表演說,指日圓貶值是「安倍經濟學」的副產品(by product),而非政策目標。

華爾街日報經濟編輯大衛.威索(David Wessel)

但是,日本銀行(Bank of Japan)大量印鈔,並且央行總裁黑田東彥(Haruhiko Kuroda)近期宣布將加倍收購日本長遠期公債來擴大貨幣供給-這些寬鬆貨幣政策已使得日圓對美元在過去六個月貶值將近20%左右,對於鄰國包括韓國與中國的出口業產生巨大的壓力。是否屬於惡性競貶值得再三檢視,因此當華爾街日報經濟編輯大衛.威索(David Wessel)詢問盧如何界定這條分界線時,他的回答並不流暢,且從他用詞的謹慎以及結巴的過程,可以嗅到國際政治的現實:美日畢竟是同盟,假設今天極端的寬鬆貨幣政策主角換成中國,美國會怎麼說?G7又會怎麼發表聲明?雖然是假設性問題,但是不得不否認許多「道理」詮釋權跟隨著國力,強國說的話畢竟有它背後的整體利益考量。無論寬鬆政策對錯與否,美國財長的背書,加上今天同時舉行的G20財長會議中各國成員的「不反對」立場,已立即反應在這兩天的匯率市場:日圓從四月十七日的 97.8兌一美元貶至今天四月十九日的99.47,接近上週的99.95,也是近四年的最高點。

至於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盧表示歡迎日本加入TPP的談判。被問到是否認為TPP是圍堵中國的政策,盧極力否認,並表示TPP的目的是提高自由貿易的標準,希望邀請更多想法接近的國家(Like-minded Countries)加入,以促進貿易的自由化。目前美日已對日本加入TPP達成協議,而根據路透社報導,TPP的十一個會員國可能在近期正式對日本發出邀請函,我們拭目以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