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4日 星期四

劉兆玄華府演說:二十一世紀王道的實踐


[華盛頓新聞 - Apr. 4, 2013]

本文原載於華盛頓新聞四月四日週報

中華民國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三月三十一日於華府演說,暢談中華文化中的王道概念與應用。(圖:荊柏鈞)

中華民國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三月三十一日來訪華府,以中華文化總會會長的身分於華府華僑文教服務中心發表演說,主題為「王道的世紀 永續發展,還欠東風」。劉兆玄向在場三百多位僑胞精闢地闡述王道的意涵,並探討如何運用王道思想於當代瞬息萬變的全球化環境,使中華民族能在二十一世紀促成全人類的永續發展。

本場活動由美京中華會館主辦,我駐美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指導。中華會館主席李治瑞在介紹劉兆玄時,特別指出這位前院長為首任非總統兼任的專任會長,可見其對於中華文化學識涵養之豐富備受肯定。我駐美李澄然副代表也特別代表金溥聰大使歡迎劉兆玄的到來,並推崇他在擔任行政院長時,面對金融危機困境仍能帶領台灣維持各項競爭力的優秀施政表現。

二十一世紀的兩個崛起

面對我們所在的二十一世紀,劉兆玄提出兩個崛起,第一個崛起為「永續發展」。他引用聯合國布倫特蘭委員會報告(Brundland Commission Report) ,定義永續發展的三根支柱為經濟、社會、環境。這三根支柱共同創造出公平的、可存活的、可承受的人類發展。但是劉兆玄認為「永續發展」的論述欠缺了「文化」,導致「正義」常常被忽略,他因此強調中華文化也許可以補足這項欠缺。

第二個崛起為中國的崛起。如同歷史學家湯恩比所說,十九世紀是英國的世紀,二十世紀是美國的世紀,而二十一世紀將會是中國的世紀。中國目前也確實是崛起中的經濟大國,但這是否代表中國會繼英國與美國之後,成為對人類文明有顯著貢獻的文化大國,劉兆玄目前持保留的態度。



他指出十九世紀的英國,對於全人類的貢獻在於科學工業革命、議會政治、現代教育、法治、金融、醫療看護等制度的創建。至於上個世紀的美國,實習了平民化的民主,並鼓勵創意與創新,展現冒險家的精神。另外在資通信科技上也有劃時代的貢獻,例如網際網路就是顯明的例子。二十世紀的美國成為了全球人類實現美國夢的樂土。那麼二十一世紀的中國會是如何?劉兆玄再度引用湯恩比的話:「二十世紀人類的思維像極了中國的戰國時期,二十一世紀人類文明的困境要從儒家思想以及大乘佛法中尋求解答」。他認為中華民族應該從傳統文化中尋找精隨,與本世紀全球的主流思想結合,用新的普世價值,也就是「王道」來切入,以實現中華文化的文藝復興。

王道的推廣

劉兆玄引用儒家孟子所言:「以力假人者霸,霸必有大國; 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這句話讓他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國家如何在當代既大且王?二十一世紀具有孟子時代沒有的科學、生態議題、全球化、國際霸權、社會正義。上述當代主題又依序衍生出幾個王道的議題,包括科學認知中「王道」的內涵,生態挑戰下「王道」的不同,全球經濟發展上「王道」的新方向,國內及國際政治中「王道」的新秩序,以及本世紀公義思潮的主流,例如所得正義、生活正義、居住正義等等。

他認為在這樣複雜的全球化社會,我們仍能夠在傳統的體系中,找尋可用的價值,並用現代的方式表現出來。他強調這樣的模式並非守舊復古,舉例來說,古代「養」的概念,仍在現代社會中多元化地延伸,例如對父母要「孝養」、對子女要「教養」、身體要「保養」、感情要「培養」、講話要具「涵養」、做人要有「修養」等等。又以「孝」來說,劉兆玄引用孔子論語:「子夏問孝。子曰:色難」。認為「和顏悅色」最難的道理一樣能運用於現代社會。特別是對服務業而言,顧客是衣食父母,需尊敬顧客,或是運用孝順的道理,把服務的精髓從真心發展到善意,最後到具有美感,這中間的情境的轉換並不容易,而是需要從理性到感性,並最終發展到藝術之境。

劉兆玄再三強調,王道思想不是鼓吹封建八股的政治制度。事實上,兩千多年前孟子就提出「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民主思想,而孔子的「禮遇大同篇」也提到「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劉兆玄在孔孟的思想上,解釋王道的思維,就是運用多元的制度,選不同層次的人與不同性質的事情,用不同的設計來執行民主。

王道的實踐一:王道之企業管理

劉兆玄結合施振榮先生在「王道薪傳班」的內容,分想王道在企業管理上的運用心得。王道事實上等於領袖之道、CEO之道,也等於專業加上人文、西方加上東方,達到雙融文化,中西合璧的最大效益。他說王道具有霸氣,但不強制,重視一統並 以德服人,這與具有壓迫性的霸道思維相對應。霸道思維是重視統一,以力服人。劉兆玄指出,霸道可以做大,王道可以做久,因為王道是心理革命工程,需要發自內心,言行一致,一以貫之。

另外,王道很難運用於零和賽局(zero-sum game)。相反的,王道可行於能共同創造大餅的事業,但是分餅要能比原來大才會心理平衡,因為為王之道,首重利益相關者之需求以及其共同利益之創造與平衡。總之,劉兆玄認為,王道可以創造多贏的局面,讓企業家、投資者、員工、消費者都享受到應得的利益。

王道的實踐二: 微型融資與社會企業

劉兆玄舉的第二個實踐領域,就是微型融資 (microfinance)與社會企業的實行。前者最成功的案例,莫過於諾貝爾得主孟加拉經濟學家尤努斯所創建的鄉村銀行。鄉村銀行透過小額貸款、五人一組聯保、整借零還等等機制,從1984年來成功地累積六百多萬會員,幫助其中8%脫離貧窮,而償還率更高達96%的驚人數字。至於社會企業,劉兆玄闡述是以公益或解決特定社會問題為目的之企業組織,並靠市場機制生存,而非像一般社福團體靠捐贈來維持。這類企業透過提供產品與服務,工作等等,以解決社會問題,提升社會正義:包含的項目有教育、環保、公共衛生、保障弱勢等等。

而在台灣,劉兆玄發現台灣社會正發展一種結合公益銀行,社會企業,以及志工營運的模式,將微型融資與社會企業的理想發揮運行。以微型融資來說,台灣目前已有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主辦的信扶專案,以及中華民國內政部主辦的台灣平民銀行來執行微型貸款。而社會企業部分,多扶事業有限公司提供無身分、用途、與預約限制的無障礙接送,給需要幫助的族群,例如長者、幼童、孕婦、以及肢體受傷者。
對於解決台灣公辦民營復康巴士數目有限,以及對於未持有身心障礙者手冊卻行動不便人口的身分限制問題,帶來很大的幫助。發展至今,多扶已擁有十五部車,且營運穩定地成長,滿足行動不便的朋友能安排行的需求。

他舉出的另外一個例子是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勝利中心透過創新與創業,以及新職種設計與開發,結合職業訓練與居家學習等等,給予身心障礙者就業服務機會。其行業目前擴及餐飲、網購、設計印刷、加油站、便利商店等,年營收達四億,並直接提供兩百多位身障者就業機會,使這些朋友能夠自信地生活,並且自給自足而不用仰賴勸募。

王道的實踐三:國際事務

在全球化的世界,國際事務也可適用於王道。劉兆玄舉釣魚台爭端為例,當中國日本與台灣各字宣示主權,並覬覦釣魚台的資源之時,我國馬英九總統提出主權不可讓,資源可分享的「東海和平倡議」,呼籲各方能夠自我克制。此倡議要求各方不深高對立,擱置爭議,不放棄雙邊或是多邊的對話,並遵照國際法來和平處理爭端, 建立合作開發資源的機制。此倡議為馬英九於201285日提出,已逐漸受到國際重視。劉兆玄認為這是王道的解決方案,並應持續透過國際智庫等平台,把「東海和平倡議」傳播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華府華僑文教服務中心湧入三百多位聽眾,聆聽劉兆玄前院長的演講。(圖:荊柏鈞)


王道的實踐四:兩岸關係

對於在場聽眾矚目的兩岸議題,劉兆玄特別分享他對於運用王道的看法。兩岸關係從2008年開放直航,以及2010年簽定「經濟合作架構組織協議」ECFA以來,兩岸在不獨,不統,不武,以及從互不承認到互不否認的原則下運轉,呈現前所未有的和平氣氛。馬英九在今年的元旦文稿也說,應持續推動和平發展,全面擴大交流。不過,劉兆玄點出當前的困境,包括中國大陸的框架,以及台灣對於統獨的兩極化反應。面對困境,他呼籲台灣應該擬定「以時間換取空間」的戰略,爭取未來對大家都好的可能性。他認為可以透過成立兩岸永續發展論壇,或是兩岸智庫等來突破現況。他也呼籲兩岸應暫時撇開現實的統獨爭議,談未來的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談經濟發展,環境國土保護,以及社會正義等議題。

由於政府身份的限制,劉兆玄期盼交流論壇的模式由民間開始,每年設定議題,讓兩岸與海外的華人能夠不分黨派與意識型態,共同來參與討論如何來創造更美好的兩岸關係。民間開始之後,兩岸政府應對於這類的交流給予充分而實質的重視。
他強調未來無論如何決定,皆會因為有這一努力的討論過程,讓彼此在更相互了解與有同理心的情況下,作出對大家最好的決定,創造更好的兩岸,打造那個進步的可能性。

新霸權還是新普世價值領航者?

中國會追尋西方列強的足跡,成為二十一世紀的新霸權,還是發揮新世紀的王道精神,成為新普世價值的領航者?這是劉兆玄要大家思考的問題。而處於東亞的台灣,事實上可以把握自己的優勢,在中國崛起的同時發揮尖兵與催化劑的角色。他期許兩岸能夠以王道,共創中華文化的文藝復興,並用新的普世價值為二十一世紀的全人類作出永續發展的實質貢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