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8日 星期日

美大選倒數,兩黨智囊辯論中國政策


[華府第一線- Oct. 24, 2012]

民主黨貝德 (Jeffery A. Bader,左一)和共和黨傅瑞薄格 (Aaron Friedberg,右一)十月二四日於SAIS辯論美國總統大選的中國政策。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SAIS)藍普頓教授 (David M. Lampton,右二) 以及『百人會』(Committee of 100)吳副主席 (Benjamin Wu,左二) 擔任主持人。(圖:荊柏鈞)

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重要智囊十月二十四日晚間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研究學院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 “SAIS”) 辯論美國的中國政策。相較於歐巴馬與羅姆尼在電視辯論會上猛烈抨擊中國,這場近兩小時的校園辯論沒有出現激烈的唇槍舌戰,反而像是一搭一唱的中國政策說明會。在選前戰局陷入膠著狀態之時,兩黨競選團隊幕僚說話特別謹慎,以避免在中國事務上失分。進一步分析辯論內容,兩造除了對於中國操作人民幣的因應對策作法不同外,其他對中立場幾近相同。

辯論現場,民主黨派出前國安會亞洲事務主任貝德 (Jeffery A. Bader)迎戰共和黨前副總統辦公室國安副助理傅瑞薄格 (Aaron Friedberg)。主持人由SAIS中國研究項目藍普頓主任 (David M. Lampton) 以及主辦單位『百人會』(Committee of 100)華府地區吳副主席 (Benjamin Wu) 擔任。辯論議題涵蓋經濟貿易、區域安全、兩岸關係、以及中國人權與內政改革。


經濟貿易

首先,兩黨在經貿議題上最大的差別,即是否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羅姆尼在第二次電視辯論會上公開宣布,如果他當選,會在上任第一天就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屆時美國將對來自中國進口貨品課徵懲罰性關稅。傅瑞薄格認為如此才能迫使北京針對人民幣的匯率操作問題和華盛頓正式談判,以降低對美國出口商品與就業的衝擊。然而,貝德不認同這樣的作法,他認為一旦將中國列為貿易操縱國,中國勢必會主動採取報復性措施,嚴重傷害中美關係的來往。貝德認為這四年來歐巴馬在人民幣議題上已積極地對北京施壓,使得人民幣有效升值。另外,貝德深信美國的經濟將越來越好,籌碼也將隨之增加,因而贊同美國應繼續以外交途徑和中國磋商,有效減少人民幣值的低估幅度。

在投資政策上,兩黨辯論代表皆歡迎中國的資金進入美國以創造就業機會,但並非無條件的開放。傅瑞薄格舉中國兩大通信業者華為(Huawei)與中興(ZTE)為例,由於美方擔心這兩家國營企業背後的黨政軍背景將滲透美國的通信網而威脅國家安全,十月初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即書面正式表明華為和中興為「不能信任的」中國企業,美國應嚴加控管其投資行為,因其可能透過併購與其他契約合作進行通信網絡的「間諜」活動。貝德贊同國家安全至上,但也鼓勵那些不涉及威脅國家安全的中國企業投資美國,例如大連萬達集團今年五月時收購世界第二大院線集團美國AMC劇院公司即是中美投資合作的成功案例。

筆者認為,中國在1999年之後實行走出去」的海外投資策略,由於國營企業黨政軍界線不明的特質,自然會受到他國基於國家安全的審查,因此華為與中興遇到的阻礙並非難以預料。但在屬於較無安全顧慮的產業上,例如AMC的影劇業,以及旅遊飯店業者,中美間較容易有商業投資的合作行為。筆者曾經針對中國最大飯店業者上海錦江國際酒店集團的對美投資行為撰寫研究報告,發現錦江酒店於2010年和美國德爾集團 (Thayer Lodging Group)合資併購美國州際酒店管理集團 (Interstate Hotels Group)之時,過程平順,並未受到美國政府外國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CFIUS”)的刁難。隨著中國經濟崛起,屬於較無爭議的旅遊業也許是中對美投資中最適當以及阻力最少的產業之一。

區域安全

對於中美來說,北韓的核子武器無疑是東亞地緣政治中的不定時炸彈。兩位辯手認知到北韓的穩定符合中美利益,並且一致地希望北京能夠有效地遏制平壤金正恩政權採取挑釁的軍事行動,不過作法上共和黨認為應對北韓採取更嚴厲的經濟制裁,來施壓北韓放棄核武的發展。至於近來沸沸揚揚的東海釣魚台以及南海島嶼主權爭議,傅瑞薄格批判歐巴馬政府雖然宣布「重返亞洲」,但對於盟友 (菲律賓與日本)沒有展現出實際的支持。貝德則重申美國不應在島嶼的主權上選擇立場,而應積極呼籲聲索國能夠自制,依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ited Nation Conventions on the Law of the Sea, or UNCLOS)來解決爭端。弔詭的是,美國目前尚未批准海洋法公約,貝德批判主因是共和黨的杯葛與阻撓。他希望選後美國政府與國會能夠盡快加入公約,才能有立場說服各方依法化解爭議。傅瑞薄格則反駁辯稱羅姆尼並不反對美國加入海洋法公約,但也不願明確表明羅姆尼的立場。他只表示希望中國能夠接受多邊談判機制,而非目前北京堅持的雙邊管道。

兩岸關係

關於台灣議題,傅瑞薄格與貝德皆樂見馬英九總統自從2008 上任以來大幅改善兩的關係,增進台海的穩定。從美國的角度來看,兩岸的穩定符合中美台三方的利益,因此不管誰當選,都希望繼續維持現在的和平局勢。至於台美關係,貝德認為歐巴馬政府這四年來有效增進華府與台北的合作,除了依照台灣關係法繼續提供軍售外(例如2011年的F-16 A/B型戰機升級),也於今年十月正式宣布台灣成為免美簽證國家,利於雙方人民往來與交流。針對軍售,傅瑞薄格則重述羅姆尼的立場,明確支持美國出售F-16 C/D型戰機,而非只提供A/B型的升級。值得注意的是,貝德也隨後聲稱民主黨不排除在未來出售台灣C/D型戰機,以加強台灣的防空作戰能力。

中國人權與內政

在定位人權為普世價值的原則上,民主黨與共和黨皆強調他們的執政團隊會繼續要求中國重視與改善人權的問題。貝德聲稱歐巴馬政府在推進中國人權議題上有積極作為,包括2009年訪中時在演講中提到人權的重要,以及2011年在華府接見達賴喇嘛等等。除此之外,貝德認為民主黨政府會繼續推動中美人民與人民的接觸,特別是教育的交流,來輸出人權思想,推進中國政府在人權上的進步。不過傅瑞薄格則認為歐巴馬政府做的不夠,常常基於經濟上的利益軟化了對於中國人權改革的要求。他以歐巴馬政府當初是否接見達賴喇嘛而猶豫不決的例子,批判民主黨政府太過軟弱。如果羅姆尼當選,他會在用詞與行動上更堅決地要求中國改善人權。

面對中共十八大的新局,兩位辯手皆認為此屬於中國的內政的問題,中國的經濟與政治改革需由他們自己的領導以及人民來做決定。貝德相信習近平是個聰明的領導人物,會推動必要的改革。傅瑞薄格也點出新的中國領導班底必須面對黨內貪汙的問題,以及如何改革經濟讓中國永續成長,並維持政權正當性。當然,除了習近平之外,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組成也將左右中國的未來發展方向,因此兩黨都在密切注意中共第五代領導班底的樣貌。

大同小異的中國政策

總結這場辯論,貝德與傅瑞薄格一致認為中美關係是21世紀中最重要的國際關係,也希望中國成為國際社會上負責任的主權國家,維持亞太地區的穩定。不管誰當選,美國希望和中國加強雙邊關係,並確保崛起的中國不對美國與其盟友造成威脅。至於美國選後短期內可能的對中政策差異,就是一旦共和黨勝出,羅姆尼是否會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這將是明年一月二十一日美國選民以及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

1 則留言: